十一

挺喜欢自由的

网络话痨随笔

公司人总说我马大哈,不擅长察言观色,心粗得很…

我仔细想了想原因,可能是从小到大,到工作,人际关系都很简单,直线型思维模式和处事方式,开心的不开心的,好的坏的都是直接表达出来的,不会去隐藏。因为我觉得与人相处,坦诚是最舒服的。

然后,加上本身性子比较冷感,对不感兴趣的、不喜欢的或者无关的人事物都是可以直接屏蔽,看不见也听不见(但偶尔一两次看到了,也会立马表达出来的…)

而对身边的亲朋好友乃至师长,缺点优点都是直接坦白的说出来,实话实说。

优点还好,但当当面和当事人(虽然大部分是私下的)说其自己没发现的不好的言行举止的时候,难免会被个别人觉得si不si啥啊,缺心眼啊什么的…

可我心里想的是,如果我不和Ta说,别人也不说,那Ta不是永远都不知道,继续错下去?我现在说出来,Ta及时修正,然后更早更快的变成更加阳光明媚的人,不是皆大欢喜么?

比如上学的时候,一个课堂上,老师一开始就把公式写错了,依着公式带着同学们演示下去,底下的同学们晕头转向的,窃窃私语,却没有人站出来说,我站起来说了…

当时同学们都是一副“你惨了!"的表情…

然而事实证明,错了便错了,及时修正就好,没什么大不了的。

及时止损,是我觉得不错的词。

就像有一次,我看到一个男生的拉链松了,我去提醒了,结果周遭的人哄堂大笑!

同行的友人说,这种事你怎么能去和他说呢?

我当时十分不解,那我不告诉他,他不是要继续丢脸下去?

及时止损,不才是效益最大化的做法么?

我知道,我也可以选择视而不见,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不说,只负责赞美,哪怕是虚的,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让人觉得觉得我EQ更高,但是我可能短期内是做不到的,大概我在古代就是那种谏臣吧,初心是好的,但随时可能被处死,但死性不改,哈哈哈哈哈哈哈…

–––来源一个虽然我知道,但就是不改的话痨​​​

最近觉得自己有点丧啊

红黄蓝

好吧,我也是千千万万中的那个“她”,不过我比较彪悍,自我保护意识很强,可能也是潜意识里比较讨厌男性的碰触。

事件发生在老家的阁楼里,当那个畜生抱住我想要在我身上动手的时候,我屈起膝盖顶开,还条件反射的一脚把他踢懵了,于是他骂了一声娘,灰头土脸的下了楼…

当时我五年级,那个畜生是村里的大队队长,兼职电工维修电路,经常来我家收电费,维修电路,知道我家大人就只有九十多岁的奶奶,畜生家女儿和我同年级,在隔壁班。

后来,听说畜生男女关系不正常,被自己的妻子绑在家里,用刀子废了右手,我很开心,但还是觉得恶心,觉得他应该可以去死了。

前段时间,我看了林奕含事件,我一个星期都没有缓过来,买了《房思琪的失恋乐园》,只零零散散的看了几个片段,就将书藏了起来,再也看不下去,只是在夜里蒙在被子里不住的想要哭,一度非常抑郁,同事都不明白我为何这样…

从小到大,没心没肺的自己记忆最清楚的一次就是五年级了,还有些更久远更小年岁的肮脏的记忆不知是强加给自己的还是真有其事,毕竟那些甚至是亲人或更熟的人带给自己的…

还有听来的,周遭的同学朋友的境遇。比较严重的而且离自己比较近的是同村的一个同龄的女孩在六年级的时候经常请假在家,后来才知道是染上了性病,听说是一直找我打羽毛球的数学兼体育老师造成的,长大后的幡然醒悟和一瞬间的毛骨悚然!

我也曾在看到新闻上的类似案件的时候,偶尔玩笑似的和父母说过,我好想去把某某(那个畜生)杀死啊,他以前居然想对我…

父母当时很紧张的看着我问,当时没发生什么吧?
他们神情蹦的很紧,好像我只能回答没事,这样他们才会释怀淡忘一样,的确他们是这样做的。
当我回答没事的时候,他们拍拍我的肩膀说,都过去了。
是啊,对他们来说,都过去了。
但是每当类似的事件重复在新闻里,别人的讨论里又出现的时候,我内心的恶心,和想要杀人的冲动,还是不可遏制的重复出现,还伴随着一种无能为力的悲哀…
也许,我们的教育里,什么都有,就是缺少性教育。

也许,这次红黄蓝事件,我再不说出来,我就永远把它藏在心里,像一根无法根除的刺,永远时不时的扎痛我,而现在,说出来,我想我会坦荡一些,我应该坦荡。

斯有陋室,
惟每德馨。
家有小每,
把日子过成诗。

摄影|十一

最后偷偷告诉大家,这碗粉最后被我吃掉了[捂脸][捂脸][捂脸]

禅意,生活随处可见

这些年,我追的星

1.
这是个妖风四起,必有惊喜的全明星娱乐时代。
面对这两天来的各种谣言与惨不忍睹的首页,我好像又看到了2016年6月12日那天的场景。
心痛、愤怒、而后心情归于平静,全都化为一句话,四个字:风雨同行。

这不只是说说而已。

你想想,我是那种连爱了十年的吴尊突然被爆出隐婚生子而后被证实都能心痛哭了一夜之后不吵不闹,不当玻璃心键盘手到处喷到处抖的人,就这么点风波,就能离他而去,呵呵,别搞笑了!

我只是个每次他被黑被虐之后都变得更变本加厉安利他的路人粉而已。

(唉,每次在地铁上写东西都很好,但是也有一点不好的事,因为太投入,经常坐过站,比如现在,又坐到福民了😓)

2.
想想这些年我追的星,不多,但是次次都能坚持很久很久。

第一次追的是飞轮海,当时作为一个情窦初开、豆蔻年华的女孩子,对于扑面而来的四个帅气的大哥哥简直是把持不住,托托的被他们宠溺的笑容给俘获了。

2015年09月08日,我上初一,
2015年12月28日,飞轮海出道。

当时的我住校生,全封闭式教学,每天只能去学校内部的小卖部逛逛,用手中的饭卡买一些贴纸卡片海报等飞轮海周边。

后来的后来,以学习英语听力为由,让家里买了一部MP4,现在看来很陌生的电子设备,在当时我们那个山窝窝里的住校生来说,却好比奢侈品一般的东西。
而每个月一次的月假(说的好像例假一样~)


无题

早上,闹钟响了又响,以十分钟一次的频率。
在进行了好几次的“姿势不对,起来重睡”的机械运动之后,终于东倒西歪伸着懒腰起来了,伴随着的是哗啦啦的雨声,下了一夜。

昨天就收到通知说,这是深圳50年一遇的大暴雨,都启动了暴雨黄色预警了。
珍爱生命,远离雷电的我,昨晚甚至连手机都没敢充电,日行一善的人居然会怕被雷劈,说出去估计得笑晕好几个人😌

当时我就在想,咋还不放假捏?!
往常这时候不应该是停课大放假了么!

停顿一秒钟之后,我意识到,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了。

看来最近真的是老了,小学的事越发的在脑海中清晰了起来,反而是眼前的事情竟然转个头眼镜一眨,就忘了😣

室友欢哥早就起来穿戴整齐了,她上班比我早一个小时。

别误会,欢哥是个青春美少女百分百纯金妹纸。只是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变成了11级旅管专业众所周知的欢哥,连隔壁班的我都知道了,直到现在变成了一直彼此嫌弃互相伤害的逗比室友😘

我一边坐在床上顶着头上的两个小辫子发呆(睡觉前编两个辫子,第二天一起来就可以打造睡不醒的蓬松造型了,最近很流行的,尤其针对短发懒女生)一边对欢哥说,为什么不放假啊?

我也觉得是!
欢哥语气很是愤慨,对我的话简直不能更赞同!
要不你去当主席吧,我一定选你!去吧去吧😁
她甚至说出了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

可以啊,毛主席、习大大都是主席,但是好像还没出过女主席呀😄

那你找个主席的男朋友吧!
欢哥很开心的说,好像说了多有建设性的话一样。

主席们都很大,一般五六十了吧……
我就想呵呵了,这孩子还没睡醒吧😣

你不是喜欢大叔么👄
她一副深知我心的模样😌

拜托,那不是大叔是你大爷大伯好伐😌

(写到这里的时候,本来要去市民中心的我到了会展中心,我又坐过了一站……)

于是乎,我们就要不要当主席支持推行下雨放假制服的人当主席的话题直到出门上班。

说到欢哥,又不得不提我大学时期同寝室的大哥。
大哥和欢哥虽然都是顶着“哥”头衔的妹纸,但是大哥是很黄很暴力的!

她外表看来是和我一样一样的纯妹子,眼睛大大脸圆圆,激萌激萌的,但是纯纯的外表下有一颗污得不要不要的内心😏
比如说,昨晚在群里讨论回学校喝金针菇的喜酒的事,说着说着她居然就跳到了另外一个画风去了😓
什么“好无聊啊好想被xxoo”
什么“爱情的巨轮说沉就沉,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blablabla~

总感觉这也是某个污得不要不要的段子转化而来的,我得找个时间查查出处去!

好了不说了,我到公司了,得上班去做一个敬岗爱业勤劳勇敢的人民群众了。

下次继续唠叨唠叨。

i摄摄影之霞浦之旅行摄记录D.4

霞浦摄影之旅进入关键的一天,可谓是惊喜连连。


早上两点半起来的时候,我看外面的天空黑沉黑沉的,很是忧虑,希望能从肖哥那里听到好消息,一直到3:10,表面平静,内心狂躁的我终于耐不住性子的打电话给肖哥,肖哥思忖了片刻,改去北兜吧!就没日出

也会有可观的海景拍摄。


于是3:30起床,4:00出发前往北兜。


这里还闹了个笑话。


肖哥的闽南口音还是挺重挺可爱的,不亚于我的湖南口音。


以下举两个例子,大家随意感受下:


他说,海 hong (风)出来,吹散云层会更漂亮!

他说,去北zhou(兜)吧!你们之前两次都没去过的!


当时他说北zhou(兜)的时候,我的第一反应是:北周?好耳熟又好陌生的感觉……

然后各种百度各种搜索无果,然后默默的发微信给他求证地名:肖哥,待会我们要去北___?


好好的一场沟通变成了填空题,也是心醉哈😄


既然说到了地名,第一反应当然是会想要了解下它背后的历史渊源与神话传说。


肖哥说,他接的都是摄影团,所以也没去深究过这方面的信息,不过附近的村庄名称以及渔民们主副业还是清楚的。


面朝大海的村庄名曰“洪江村”,从很久以前就存在了,至于究竟有多少年了。

值得一提的是,霞浦洪江村是中国有名的美女之乡。

南来北往的游人和不断离开故土的霞浦女子,在有意无意之间,为霞浦营造了一个“美女之乡”的称谓。

按理来说,洪江美女也属于“海的女儿”,日日被海风刮割,就算再天生丽质也禁不起海风的粗粝。


所以,这时候,神话故事就开始登场了!

畺!畺!畺!畺!(自带配音效果~!)


传说,洪江村左边的山头上有一面“美女镜”,女子只要往镜子前面一照,就会变得水灵灵的,特别漂亮!所以,在霞浦民间,流行着一句俗语:“涵江荔枝粒粒红,洪江女子不用挑。”

其中的代表人物就是第9届中国模特之星大赛季军的洪琪儿。

这句俗语从何时流传开来己无从考证,但它至少印证了一个事实,这里的美女和荔枝一样,扎堆产,是出了名的,是水灵灵的。 


不过,话又说回来,咱老可爱说了,美女呢,怎么没看到?


这大概是我们每天早出晚归、翻山越岭、穿越正常人生物钟的气场,吓退了方圆百里以内的洪江美女吧(此处应该只有你懂的表情~


i摄摄影霞浦之旅记录

摄影之旅进入第三天,从前两天的练手找感觉,今天大家已经开始进入状态了,每到一个拍摄点,抄起家伙就上,找角度、支脚架,动作那叫一气呵成!干净利落! 今天主要拍摄了三个点:馒头山日出、东安渔村以及念叨了两天的小晧日落。 半夜三点钟,在肖哥“夜观天象”之后准时的给我打了电话,于是乎,一个鲤鱼打挺,我就从床上蹦了起来,果断叫大家起床集合,3:50从酒店整装出发前往传说中的馒头山拍摄日出。 在一个小时的车程后,4:50左右我们来到了围江笊篱馒头山, 馒头山,又名帽子山。 馒头山,又名帽子山。没有光,或者夜晚的时候,山的形状就像一个巨大的馒头,故而得名“馒头山”;后来当地人根据光线的变化,以及水中的倒影发现在光影下,山的形状也酷似一个戴着帽子的人像,于是又将其命名为“帽子山”。 其实当时我心里都做好了盘踞山头、占地为王的准备,连防蚊水都带了,结果居然来到一家五层楼高的、在当地算豪华的类似于酒店的人家,这真是一个大大的福利啊!也就是说不用爬山看日出了👄👄👄 在肖哥的安排下,我们直奔3、4、5楼的观景阳台上找位置、支脚架,万事俱备,只欠日出了。 然而,太阳公公却害羞了…… 5:10的时候,看着天空依旧灰蒙蒙的、并不通透的样子,我们就知道,我们要继续高贵冷艳下去了--蓝调、水墨画继续走起! 6:20我们心情“平静”的离开馒头山,前往台江码头,车程大约15分钟。原计划吃的米粉因为各种原因改成了斑竹粽子,不知是谁说了一句,“豹纹的?好性感的粽子!” 于是“豹纹粽”由此得名👄👄👄 话说这“豹纹粽”还挺不错的,口感酥软,不少同学吃了两个呢! 简单的早餐后,我们一行人乘船前往台江码头与东安岛间的油莱屿,(我看不少人将石碑上的“莱”看成“菜”,“油菜岛”?瞬间破坏了美感有木有!!!) 油莱屿是拍摄东安渔村鱼排的一个制高点,所以中间走了一段完完全全的山路,崎岖不平的,大家上去的时候要小心点,膝盖关节不好的摄友们最好戴上护膝比较好。 我们登上油莱屿的时候,天空已经很晴朗了,耶稣光一束束的打下来,落在海面上,非常漂亮,大家可激动了!终于不在走高冷水墨中国风路线了,简直泪流满面!!! 从油莱屿往下看去,养殖海参的鱼排以及鱼排上的海上人家以一种整齐的排列方式驻扎在海上,极其壮观美妙!东安渔民们靠海而生,海上生存,让人不得不感慨他们的勤劳与智慧! 这几天霞浦的天气真真是变化快,说时晴,那时雨,明明是天高云淡、阳光灿烂到让人心情爽朗的好天气,转眼就给你下个小雨怡怡情,说好的光影霞浦瞬间转变画风,高调优雅具有中国风特色的水墨画就这么与你不期而遇了。 本来看天气大好,吃过午饭后,我们都心情愉悦的准备回房间睡觉,结果旅者在群里说“肯定下雨!” 我紧张兮兮的打开窗户45度仰望天空,心里默念三遍“肯定不会下雨!” 看着外面虽然不再明朗,但地面干净不湿的地面,心里还是放心的,只要不是下大雨,什么都不怕!水墨就水墨呗!😄 下午15:30准时出发前往念叨了两天的小晧滩涂(也可写做“小皓”) 小晧是三沙镇上的一个村庄,面向大海,左右两边都有座山,这2座山都有拍摄的制高点,我们走了大概15分钟的平整但弯曲有坡度的山间小路。话说,还真的有点累,大汗淋漓到气息不稳。果然不运动的人生,是不完美的人生啊😱 在小皓海滩拍摄一定要带上你的长焦镜头。小晧滩涂以沙质为主,没有确定的水道,每天从山上留下的淡水的水道每次潮汐过后就变出新的曲折水道,远远看去仿佛是滩涂的动脉。肖哥说,今天的潮水大概17:20左右开始,到时候海浪一波波的涌来,要是配上光影,就会特别漂亮! 是的,此时的小晧,太阳公公又偷偷的躲进了云层里…… 明明有太阳,愣是不给你看日出日落,也真真是醉了…… 还真是静悄悄的来,静悄悄的走,不带走一片云彩啊! 但是,即使没有夕阳的美丽光影,但是渔民们的劳作、排列整齐得竹竿,以及潮汐变化时留下的轨迹,在同学们长枪大炮的精良装备和高超的前期拍摄技术下,以及晓文老师强大的后期处理能力,我们的大片还是一张张的出啊!👄👄👄